0

 留言报错
52so小说搜书网站 > 玄幻 > 界王 > 三百二十五 幸福 (大结局)

三百二十五 幸福 (大结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现在的蝶千索在安多萨尔的眼就是瓮之鳖,光靠能力窜来窜去,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又是两次准确无误的攻击,只要空间稍有波动,安多萨尔的剑气立刻杀到,这种超强的能力在安多萨尔的恐怖灵力面前显得捉襟见肘。


挡一次凶猛的攻击,蝶千索露出身形,显然他不准备闪避了,其实一直以来,他都不愿意使用那种力量,可是在这个时候只能用了。


蝶千索的灵力剧烈的波动,生死劫运转起来,一股无法控制的力量澎湃而出,在接受了阿舞蝶的全部力量,蝶千索自身的力量也发生了改变,生死劫的虚实循环出现了一个一变,虚的一方被阿舞蝶的妖力所填补,蝶千索的光芒灵力则充斥到实的一方,间形成生死桥。


这个异变恐怕连不死不灭王都没有料到,从没有人可以把灵力和妖力运用到这种地步,当初阿舞蝶把力量传输给蝶千索,只是想蝶千索可以吸收一部分,毕竟外来的力量不可能全部被转化,能转化多少就看蝶千索的造化了,纯粹的最高品质的精神妖力,也只有阿舞蝶能做到,即便是神一样的阿方索也没办法把自己的妖力传承下去,可是精神系的妖魔却可以,而阿舞蝶更是到达一个巅峰。


她把巅峰的力量毫不保留的给了蝶千索,这是典型的损己利人最逆天的方式,以前没人做,以后恐怕也不会在有这样的事情了。


而蝶千索更是可怕,这些力量他不是吸收,而是通过生死劫完全转化为自己的一部分,生死劫超强的变化能力在这个时候起了关键姓的作用。


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获得了完全大于二的力量。


奕局之境展开,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支持,一切都在蝶千索的感知,这一刻他能感觉到霍克托尔的力量,还有那庞大的妖魔王军团,那浓重的妖力确实是难以置信的强,而完全把自己笼罩在铠甲的霍克托尔,似乎更强,只是被那奇怪的铠甲给压抑了,铠甲还带着类似封印的阵法。


安多萨尔的震惊难以形容,因为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浓重的光芒神族的力量,那是比他还要优秀,还要纯粹的灵力,而这强大的力量只是一部分。


轰隆隆……电闪雷鸣,蝶千索的生死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力量漩涡,一个无形的立场正在扩散,不但自然之力,所有的力量,人类的灵力,妖魔王的妖力,自然界的生命力都在被生死劫席卷。


这种压迫力迫使着实力较弱的人类不断后退,而妖魔们则肆无忌惮的提供着妖力,如此众多的妖魔王显然并不怕这样的力量损失,安多萨尔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凛冽,……这该死的家伙竟然真的在使用光翼术!


而且是带有特殊属姓的光翼!


蝶千索对于自己是光芒神族并不自傲,他宁可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但这时想要战胜安多萨尔不用真正的力量是不够的。


噌……一对翅膀光芒万张的翅膀展开,只不过并不是纯粹的亮银色光翼,而是透着一种紫色的绚丽光翼。


那星星点点的紫色能量,让蝶千索透着一种妖异的强大。


第二对翅膀几乎和第一对同时形成,安多萨尔的眼神开始不怎么地道了,因为第对光翼也在展开!


轰隆隆隆……天空和大地之间的力量,被蝶千索和安多萨尔瓜分出泾渭分明的阵营。


这时安多萨尔的力量已经完全不占优势了,安多萨尔想象不出除了祭祀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蝶千索的力量如此暴涨,那种祭祀只有光芒神族的力量才可以啊,已经堕落的那个人是不可能找到这么多的光芒神族。


安多萨尔想不通,但是他想不通的事儿太多了。


“咄!”


蝶千索的拿的真言咒再次使出,可是以现在自在天之力使出真言咒,当真是警世真言,一生巨型如同雷鸣,天空和大地都要与这种神威相呼应。


骇浪步,不在是单纯的为闪避和变换节奏而准备,蝶千索没踏出一步,天空都要为之颤抖,这暗合天道的力量,以奕局之境为控制,天地都在他的控制之,只是一步就逼得安多萨尔不得不后退。


只是安多萨尔如何会容忍这样的结果,光芒神剑全力杀出,纵横无匹的剑气如同银河一样灿烂,璀璨,万道剑光化成一道,一道仿佛要斩开天空的剑气轰响蝶千索。


面对这样的攻击,蝶千索没有闪避,只是伸出右迎了上去。


波……剧烈的能量震荡炸开,蝶千索的身体猛烈一震,可是如同银链一样的无匹剑气竟然被蝶千索空接了。


同样是六翼状态,蝶千索展现出来的力量层次显然要比安多萨尔高!


这是明显的。


这也正是让安多萨尔疯狂的地方,他才是光芒神族的传人,他才拥有最高贵的血统,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去死吧!”怒吼,安多萨尔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神剑当,竟然空接他的攻击,他要把蝶千索劈成两半!


澎湃的力量凶猛的注入其,可是却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蝶千索的光翼似乎找到了频率,那种力量源自于噬灵的属姓。


噌……巨型的光芒神教完全消失在蝶千索的,只是让光翼变的更加的璀璨而已,有了光翼的储存功能,蝶千索的噬灵同样可以发挥到极致。


所有的战士都惊呆了,这样的攻击竟然被化为了乌有。


惊涛拳!


简单的一拳轰出,刹那天地变色,就算孔雀大明王再次,那一拳也不过如此了。


安多萨尔没有多,鼓足了力量一剑轰了出去,他就不信自己会比蝶千索差!


轰隆隆隆……这一拳毫不客气的摧毁了安多萨尔的骄傲和抵抗,集散了剑气同时把安多萨尔轰出数十米,半空的安多萨尔一声狂吼硬生生煞退势。


吼吼吼……愤怒冲着安多萨尔,他的胜利,他的希望就在眼前,怎么可能被一个名不见转的小子阻挡,高贵的他,不会失败的!


力量震荡,安多萨尔翅膀震动,猛然窜向空,直冲云霄,半空停止下来,身体猛烈的旋转,近乎疯狂的席卷力量!


当力量到达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如同流星一样从空居高临下杀向蝶千索,自然之力形成一双大猛烈的压迫着地面,猛烈的狂风卷起,似乎要撕裂战士们的铠甲。


在战士们的眼,这就是神战,他们只能仰望。


这一剑的威力更超上一剑。


可是蝶千索却并没有赞赏,甚至有一点叹息,安多萨尔确实获得了力量,这点跟他一样,可惜,境界却没有跟上,这种攻击的威力确实巨大,可是在境界控制上,别说和夜摩天相比,连修斯都不如啊。


可是飓风的安多萨尔却露出诡异的笑容,他怎么会不知道蝶千索的想法,但蝶千索又如何,他也不是那个人!


所以也不是无敌的。


蓦然领域展开!


单纯的力量提升是无法获得领域这种需要境界配合的顶级力量,但安多萨尔可是拥有至高神的力量项链!


借由力量项链催化出来的领域就是——重力!


瞬间蝶千索身边的空间变得无比沉重,放佛身上每个部位都背上了大山,恐怖的禁锢,光是这种压迫力都似乎要把人压迫成碎片,何况即将杀来的安多萨尔。


这一击,他要干掉对方!


蝶千索的准备似乎很不充足,看起来确实不充足,这一剑来的快,领域的力量可是突然,这是其他人根本不了解的力量,也无法想象的力量,从空的蝶千索到地面都被重力领域所控制,连蝶千索的光翼都被压的收拢起来。


而这时如何抵挡致命的攻击?


空间移动?


没用,来不及了,安多萨尔的重力领域已经率先施展出来,先别说蝶千索的空间移动算不算是领域,就算是,也要领域对冲,而空间移动的级别不见得比重力领域高到哪儿。


关键是,没有时间了,安多萨尔的攻击已经杀到!


蓦然……时间……停止了!


安多萨尔目光的笑意还是那么栩栩如生,世界一下子寂静下来,什么都停止了。


这就是蝶千索的领域——时间领域。


他确实激发了身上的能力,但并不是空间,空间跳跃只是时空铠甲赐予的能力,他激发出来的领域,是时间,是时空铠甲隐藏的最强力量。


在静止的时间,只有时间的主人才能移动,……或许也有一点特例吧,不死战将霍克托尔竟然还能动弹!


只是即便是神秘莫测的不死战将也只能像慢镜头一样缓缓的移动,这是霍克托尔在向蝶千索致敬,因为他在蝶千索身上看到了仅次于不死不灭王的未来。


只有秩序领域才能让霍克托尔这样的存在真正臣服!


不死不灭王阿方索掌握的是因果主宰,而蝶千索则是时间,这是存在和不存在的恐怖的两种力量。


因果是主宰,时间也是主宰,没有存在能逃避主宰,也没有存在能逃避时间。


时间停止,只是秩序的一种而已,当蝶千索彻底掌握了时间的一切属姓,他将走向阿方索曾经走过的路,是成神,还是……但这条路依然很漫长,也许有了阿方索的经验,蝶千索会做出一种突破。


时间继续。


安多萨尔茫然的悬浮空,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剑,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明明冲下来了,可是什么都没了,自己的力量呢,攻击呢???


摸了摸脖子上的至高神的力量项链,没错啊,不可能失效啊,怎么会这样!


轰……安多萨尔光芒神剑一指,重力领域再度锁向蝶千索,可是领域如同风一样的飘过。


……竟然没有用处!!!


瞬间安多萨尔脸上的血色退的一干二净,惨白,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摇晃,似乎是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重击,可是蝶千索并没有出。


安多萨尔的颤颤巍巍的指向蝶千索,“你……你,艹控的是时间。”


蝶千索的目光是怜悯,在他看来安多萨尔确实很可怜,一个沉迷于自己疯狂野心的可怜人。


“哈哈,哈哈哈,老天你是何其不公,不公,不公啊,竟然把这样的力量赋予这么愚蠢的人,你瞎了吗!”


安多萨尔似乎不信邪的把疯狂实战领域的重压,地面疯狂的炸裂,被卷入的神教战士瞬间就变成了肉泥,甚至被卷入的妖魔王都无法抵抗这样的力量。


安多萨尔近乎疯狂了,他受不了这种刺激,换成一般人,也许不会恐惧,因为他们并不清楚这其的差别,可是身为光芒神族传人的安多萨尔太清楚了,太明白了,当年就是因为那个人的因果主宰,光芒神族一压就是千年,而现在,那个人终于不再了,可是却又出了个蝶千索!


蝶千索不能任由安多萨尔这么疯狂下去,战斗结束了。


蓦然金光闪烁,蝶千索的身上出现了金色的铠甲,然后璀璨的王冠,金色的盾牌,刻着无数花纹的长剑。


时空铠甲,权力王冠,绝望神盾,……长身剑!


当这四件至高神的神器出现的时候,安多萨尔觉得自己像个乞丐,王冠发出了璀璨的光芒,至高神的力量项链挣脱安多萨尔飞向了蝶千索,其实现在的蝶千索并不需要这个力量。


而安多萨尔却失去了重力领域,他的领域是需要神器才能启动的,可是阿方索却是直接把神器的力量抽出来注入蝶千索的体内,而且选择了时空铠甲,因为其他的要么是力量,要么是能力,只有时空铠甲才是秩序。


只有秩序才是一切。


安多萨尔并不是现在才输,是从起点就注定的。


这依然是因果。


长生剑蓦然飞出,剑光闪烁,安多萨尔的光翼被斩下,失去力量的支持的安多萨尔从天坠落。


轰……结束了,安多萨尔静静的躺在地上。


蝶千索缓缓落地,蝶千索并没有杀安多萨尔,因为奥德里奇来了……


“留他一条命吧。”奥德里奇说道,只有他,会在这种时候出现,这是他欠安多萨尔的,现在的安多萨尔已经失去了一切,至少让他活着。


安多萨尔慢慢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惨笑,“好,最后,我身边竟然只有你,哈哈,哈哈,我安多萨尔这辈子总算还有个朋友,蝶千索,你赢了!”


说着举剑朝脖子摸了过去,率领光芒神族崛起,让大梵天神教名震大陆,这样的安多萨尔怎会苟活,就算做不成英雄,他也绝对不是烂泥!


蝶千索叹了口气,弑神指点出,奥德里奇的出太慢了,弑神指确实阻止了安多萨尔,可是却没想到一旁窜出来一个人影,毫不犹豫的一刀插入安多萨尔的心脏。


安多萨尔无法想象会是这样的结果,……竟然是加西亚!


“安多萨尔,你这卑鄙之徒,我一直隐藏在你身边就是为了这一天,替天行道,你去死吧!”


噌……“伟大的蝶千索大人,您终于击败这个恶魔了,我们都在等这样的一天!”


胖子连忙跪倒在地,谄媚的说道。


安多萨尔怎么都算是个枭雄,算是一个对,可是这家伙是算什么,饶是蝶千索也动怒了。


忽然霍克托尔向前一步,“殿下,把他交给我吧,我想跟我们在一起,他会过的很舒服。”


胖子如同触电一样的弹起,“不,不要,我不要!”


并不是谁都吃他这一套马屁的。


而跟一群妖魔王在一起,享受着它们赐予的生活,想来加西亚的下半辈子不会比地狱好多少。


安多萨尔在苦笑闭上了眼睛,……这也是因果吗?!


一切都结束了,当教皇被主教刺死的那一刻,骑士们颓然的放下了的武器。


差点波及人间界的大战,也就此化成一个句号。


决定婆罗局面的一战,以卡拉比的胜利而告终,这一战卡拉比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让整个人间界都为之震撼,这也让本来有点异心的明王们也彻底安静下来,而没了枯血的支持,更没人敢逆暴君的虎威,传说孔雀王和暴君在暗因城有过一次会面,甚至交,然后孔雀王就放弃了进攻婆罗的计划。


尽管事实不是那样,可是谁又知道的呢?


拥有人间界第一无敌战力,加上无人能敌的暴君蝶千索,谁还敢请启战端?


大梵天神教并没有因为安多萨尔的死而崩溃,圣女吉祥天接受了教务,解散了光明骑士团,大梵天神教只是纯粹的信仰至高神的宗教,她的存在是为人们提供庇护之所,为有难的人们提供不,而不是争霸天下。


修罗族,乾闼婆族,天族,紧那罗族,迦楼罗族,龙族,甚至夜叉族都一直赞成蝶千索成为第一代的婆罗帝王,至于摩呼罗迦,这个战败的部族,有什么态度已经不重要了。


可是蝶千索却拒绝了这个几乎是天大的权力,而是组建了人类第一个议会,吸纳八部众,以及各部族对一些纠纷和大事统一讨论,而不是通过武力,也许这一制度还不完善,可是这却是人类进步的一大步,蝶千索也成为第一任议长。


议会成立的第二年,达达霍率领降世明王加入议会,这也为冥人加入议会开创了先例。


这时卡拉比和暗因城已经成为人间界的经济心,蝶千索,达达霍,奥德里奇个深受达尔波特影响的年轻人,要创造一个新的秩序!


后世无数的史学家研究,蝶千索这个暴君的绰号实在太不贴切了,因为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开拓了史无前例的明煮,在权力和力量面前并没有迷失,可是为什么会叫他暴君呢?


太奇怪了,也许是美女的力量让暴君的心变软了吧。


卡拉比建立了人间界第一学院,课程设计到从武学到生活的各个方面,里面的老师也都是大陆顶级的人物,暴君更是自任第一届校长,光是第一批的老师就包括了不死剑蒂娜,夜叉王夜战天,亚德里恩等等,各层面各年纪的精英,当然也只有蝶千索才有这样的号召力。


年之后,蝶月学院已经成为大陆名副其实的第一学院,无数学生慕名而来,这里的一百零八老师,随便跳出一个都是撼动大陆的主儿,同时作为大梵天神教主神殿的所在地,卡拉比也成了无数信徒的圣地。


蝶千索和月儿的第二个儿子也降生了,这个小家伙将接受圣女殿下的亲自祝福,只是这个孩子并不是跟蝶千索姓,而是过继给了米歇尔家族,这也是月儿的心愿,善良的月儿并没有怪她的父亲。


同时待产的还有苏真,暴君既然大陆上施行依旧的制度都能改变,何况这点陈规陋习呢?


最开心的是小柔,又多了一个和她一样不太会说话的小宝宝。


这个小生命的降生,可是给蝶月堡带来了快乐和繁忙,安谛妮,爱莎,碧寒霜,艾米艾蜜姐妹,都忙的不亦乐乎,连大肚翩翩的苏真都忍不逗逗小宝宝,月儿的脸上更是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蝶千索更是乐的嘴都合不拢,其实还是他最聪明,当帝王又累又麻烦,哪儿有现在开心舒服,享受着帝王的权力,却不用承担帝王的压力,阿索同学经常为此得意,不然哪儿有时间陪美女们啊。


“喂,不要一个人傻笑,去看看无双公主吧,人家拒绝了夜战天的求婚,又来蝶月学院做客座老师,那心意连傻子都看的出来!”


“这个……”蝶千索挠挠头,这事儿真是……说不清啊。


“快去,别在这儿烦我们!”月儿娇嗔道。


女人有了宝宝之后,男人确实得靠后站了,幸好吉祥天给了蝶千索一个关心的微笑,这让某人好过了一点。


他和吉祥天的故事,也被大陆传的不能再传了,可一个是大梵天神教的圣女,一个是议长蝶千索,谁能说什么?


走出房间的蝶千索心情大好,把锦绣无双收进来,就更加圆满了。


看来暴君也是男人,也是俗人。


四大家每年都会来蝶月堡巡演,当然少不得传出一些风流韵事,所以后世也常认为蝶千索不应该成为暴君,而应该成为风流议长!


明显爱美人胜过江山啊。


而此时给蝶千索起了暴君这个绰号的无双公主正在等待蝶千索的到来,无双公主觉得幸福是自己争取的,该主动的时候,女孩子也要放下矜持!


蝶千索没有兴趣把至高神套装组合起来,因为他对神的力量并不感兴趣,阿方索对他的影响同样深远,神哪儿比人类快乐!


抱着小宝宝的小柔上发出一道光芒注入小宝宝的体内,这是她的爷爷森林之王留给她的,这个戒指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祝福。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说推荐:修仙狂徒百炼成仙从零开始超品相师超级贴身保镖泡妞低手很纯很暧昧遮天宠魅全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