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报错
52小说网_搜书网站 > 都市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704章:有朋自远方来(二合一章)

第704章:有朋自远方来(二合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正文


邹妮家里边其实三个孩子。


老大是个儿子,名叫邹立人,邹妮是家里的老二,大名叫邹立芸。等到李宪这个二姨,名叫邹立梅。


说起来也是一本辛酸史;


李宪现在来说的姥爷家本来在山东聊城,不大不小在部队里当了个副连长。后来开垦北大荒的时候随着建设兵团到了龙江省,就这么落下了根儿。


不过那个时候的北大荒不是人呆的地方,虽然资源丰富,可是没有经过开垦的荒地,人类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就只能跟天争跟地斗。


到了地方不久,当时在兵团里边担任宣传委员的邹妮母亲就因为一次上山,被草爬子给叮了。


草爬子这东西学名叫做草蜱虫,这玩应儿常规状态下就火柴头大小,看起来就跟一小号的瓢虫一样,平时不怎么惹人注意。可是这东西讨厌就讨厌在这,目标太小,不容易发现。躲在草里专门奔着人和动物去,而且这玩应儿特别狠,叮人可不像蚊子那样,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长长的一根往你身体里边儿一插,它舒服了完事儿就走。草爬子叮人,直接把整个口器都扎到人皮肤下面,吸饱了血都不走,就在你身上挂着。有的时候,这家伙能把自己从火柴头那么大,用人畜的血液撑到拇指盖大小。


可是这还不是最恐怖的,这东西身上带着一种病毒,传染性极高。要是一个运气不好,人被感染了,极容易引发出血热。往往就是不明原因的高烧不退,然后就是浑身起红疹,要是严重的,也就四五天功夫,人就没了。


而邹妮的母亲,就是特别不幸运的那个。


当时邹妮母亲被叮了之后,也没拿这东西当回事儿,直接把已经吸血吸到黄豆粒大小的草爬子给揪了下来。结果把口器留到了身体里,转头第二天就开始发烧。不过那个时候人也傻,总以为自己皮实,就这么挺着高烧了三天,等到第四天全身起了红疹子,老邹背着媳妇在草甸子上跋涉了十几里地,将人送到卫生站的时候,人都已经休克了。


当天,就死在了卫生站里头。


就这么,老邹一家塌了一半儿。


喜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这年,老邹的老母亲也患病去世,无奈之下,老邹只好就自己的三个孩子接到了北大荒。


那时候**林场还就是一个前哨站。


李道云那时候带着李友住在一个叫八方店的地方。


那个时候家里是真的穷。


没办法,李友那时候是个半大小子,工分就顶老爷们儿一半不说,还跟个大叫驴似的能吃。


日子过得很难。


据老太爷之前跟李宪闲聊的时候说,家里边儿穷到冬天的时候出不去门儿。全家里边儿就一条能御寒的棉裤,爷俩都不能同时上厕所——来大号的时候,得一个人先传棉裤出去,解完了之后把棉裤脱下来给第二个,才能再出去。


家里边儿没个女人,日子就这么混。


亏得李道云有一手打猎的本事,隔三差五的刨冰网鱼,上山套狍子野兔,吃的方面还不用愁。


就这么的,眼贼的李道云一眼就看中了同样是家里边儿没娘的老邹家,凭着自己多年来的光棍儿经验,成功的以平民之身和干部老邹拉进了关系,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儿。


汽车在崎岖的路上颠簸前行,李宪坐在邹妮身边,听着邹妮讲到关键处停了,便催促道:“妈,那后来呢?你咋跟我爹在一起,还结了婚的?”


邹妮虽然身子骨硬朗,可是对于坐飞机特别抵触,现在火车上环境又不好,这拖家带口的李宪自然不能让全家去遭那份洋罪。最后没辙,一咬牙一跺脚,让王铁成和周勇二人开车,一台奔驰一台切诺基,直接走公路前往山东。


李友和李友两口子还有李匹乘奔驰在前面开路,李清一家坐在那台切诺基上在后面跟着。


长路漫漫,无聊之下李宪就问起了自家先辈们的那些事儿。


听到李宪问起,邹妮抿着嘴白了李友一下,既幸福又好气道:“你爷能有啥正经道儿?那年冬天,我在外面干活的时候害了风寒,怎么治也不好。


你爷知道了之后,晚上就拎了两条大青莲去探。听说怎么治都不好,就拉着你姥爷说他之前在山上当过道士,会掐算。


就这么的,给你姥爷起了一卦。最后说是家里边儿冲了太岁,要收了全家的女人去添宫。先是你姥姥,然后就轮到我,再之后就是你二姨。


那时候你姥姥没了还不到两年呢,你姥爷哪顶得住这么吓唬?直接就给你爷爷跪下了,让你爷爷帮着想办法,要是能把我这条命救回来,怎么的都成。”


听到这儿,李宪咧起了嘴,“然后呢?”


“然后啊……”邹妮翻了翻眼皮,“然后你爷就说要是想让我过去这关,得过三关。第一关就是改个名儿,让太岁找不到**害。从那天晚上,我就叫了邹妮。第二关就是挪地,不能在原处呆着,得往远了走。可是为了糊弄太岁,我爹还不能跟着。第三关就是动婚,说是只要动了婚,泼了身子,我就不再是邹家人,太岁也就不再惦记了。再之后,你……”


“啧!”邹妮刚想接着往下说,一旁吹着空调打盹儿的李友就睁开了眼睛,“你个败家娘们儿,跟孩子们说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干啥?没意思别瞎可达牙,眯着眼睛歇会儿好不好?”


“咋地?你们爷俩把我忽悠进了李家门儿,现在四个孩子都这么大,还不让我说啦?”也许是距离娘家人越来越近,邹妮的底气足的很,白了李友一眼后,拉起了李宪的手,“我今天偏就要跟孩子们数落数落你们老李家,让他们知道知道你们老李家到底是啥根儿!”


看着这老两口子一个目光躲闪,一个得势不饶人,李宪的嘴丫子都快咧到了耳朵根儿上,拍了拍邹妮的胳膊,笑道:“妈,你别理我爸。您赶紧接着说!”


“就是,完了咋整了?”睡意全无的李匹也附和。、


受到了两个儿子的催促,邹妮扑哧一笑,“现在想想你爷心眼儿也太多了。改名的事儿,后来看就是忽悠人的。动婚的事儿,心思也不咋纯。不过这第二关,倒是救了我的命。当时你姥爷信了你爷的,当场就给你爷跪下了,说是只要能让我活下来,怎么都成。那时候你爸也总去我们家,你姥爷想着闺女怎么都是嫁人,当场就求你爷,让他收了我当儿媳妇。”


真特么……


听到这儿,想起那个现在远在港城,天天逍遥快活的李道云,李宪没忍住。


没毛病、


这完全符合自家老太爷的作风。


看样子邹妮说的事儿,基本符合事实。


“哗!”李匹捂住了嘴巴,“原来你是这么跟了我爹的!”


想起以前的事儿,邹妮也乐:“嗯呢。不过也得亏了你爷和你爹,那可是是寒冬腊月啊!马上就要过年了,天冷的连拖拉机都起不着。


你爷是求爷爷告奶奶,最后找了个人拉的板车,和你爹把我用棉被给裹了个严实放在车上。


爷俩顶着冒烟雪,从八方店走整整一宿又一天,才到了邦业林业局。又从林业局坐小火车走了一天又一宿,把我送到了哈尔滨的大医院。在那住了一个星期的院,我这条命才捡了回来。


我现在还忘不了,那一道上你爷老黄牛似的在前边吭哧吭哧的拉着板车,你爹就拿着点滴瓶子,把地上的雪塞到瓶子里放怀里捂化了,捂暖了,再拿点滴管子一点点儿的喂我喝。


那时候我就寻思,这家人穷是穷了点儿,可是要是嫁过来,这一辈子也就是苦点儿累点儿,可绝不会挨了婆家欺负。”


邹妮一脸的幸福,飞快的看了眼前排上自己的爷们儿,道:“现在看,当时我还真寻思对了。”


“哎呀!”前排的李友却恼了,惶恐的看了看开着车不吭气儿,耳朵却是竖起了老长,绷着脸忍着笑的周勇,“你个老娘们家家的,咋老了老了,还不知道磕碜好看了了你!这当着孩子,还有外人在,你说这些嘎哈?”


“噗、”看着李友慌乱的样子,李宪可忍不住了,指着李友那张大红脸,便嚷嚷道:“妈,妈你看我爸不好意思了!害羞了!”


“噢噢!我爹脸红了!唉呀妈呀!”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李匹刚跟着起哄,一只透眼的皮鞋鞋就扔了过来,带着一股香风,直接呼到了他脸上。


看李友真的被说恼了,李宪忙嘻嘻的劝了一会儿。


一家人笑闹了片刻,才消停下来。


李宪捂着笑着发疼的肚子,拍了拍邹妮有些粗糙的手,转而问起了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自己那二姨家的事儿。


前些年家里边儿穷,交通也不便,一直都没联系没走动,对于这个二姨家,他知道的真没有多少。


一旁的李匹也是好奇,问道:“妈,那后来怎么我二姨回了山东了?”


说起这个,邹妮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叹了口气,道:“那年冬天我是活下来了,转了年就跟你爹成了婚。可是没准儿就像你爷说的,我们家真是惹了太岁。第二年冬天,咱家一家还有你姥爷一家都去了**林场。我记得是十二月份,你姥爷和你大舅都在段场,山高的椴木堆滑了,在堆下边码楞的七个人都砸在了下边儿。你老爷和你大舅……当时就在堆下边检尺。”


看着邹妮眼圈瞬间就红了,李宪狠狠的瞪了眼李匹。


心说你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从小到大过年过节上坟烧纸,特么还猜不到?


被自己二哥瞪的有点儿肝颤,李匹缩了缩脖子,将脑袋靠在了邹妮肩膀上,“妈。都过去了,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咱马上就能看到我二姨了,趁着这次我二哥有时间,爹和我大哥又不忙,咱们一家在哪儿多呆一阵子。要是实在不行,我报道就直接从这边走,反正我二哥这次是开车来的。你就安了心,好好跟我二姨近近!”


“就是啊妈,我这次过来把生意上的事儿办完,且能消停段日子。咱们多呆阵子,等你啥时候呆够了想家了,咱们再把我二姨一家接家里边儿去,你们姐俩好好聚聚!”见李匹终于说了句人话,李宪赶紧哄邹妮道。


两个孩子懂事儿,让邹妮心里好过了不少,强笑着点了点头,道:“再说吧。你二姨家里边儿也是有老有小的,咱们不管不顾的赖在那儿不走,人家不过日子了?当初你姥爷和你大舅没了之后,山东来的一房亲戚过来奔丧,给你二姨介绍了你们二姨夫,那可不是个心眼儿大的。这一次去我可跟你说啊,山东那边儿不比家里,那是孔圣人的老家,规矩多着也大着呢。上桌吃饭,怎么排坐,筷子怎么放都有说头。到了地方你们都注意点儿,别跟在家里边儿一样大大咧咧的,到时候让人笑话咱们没礼数。”


山东那头规矩大,李宪倒是听说过。


不过想来规矩再大,无非也就是到时候听安排就是了,这话也就没放心里去。


见自己儿子一脸的不置可否,邹妮脸一虎,“二,你听没听进去?”


“昂、”李宪抬头,“我听进去了,妈。”


“还有啊,你二姨家条件不怎么好。我说咱们这次来这大车小车的,有点儿太张扬了。以前大家伙都穷,虽然不走动,可是都连着心的想。别现在咱们过好了,到人家跟前显摆,让人生了隔膜就不好了。等到了地方,二,你听妈的,咱们把车放个地方,坐客车过去得了。”


哈?


看着自己老妈一副认真脸加苦口婆心,李宪挠了挠头发。


敢情,走个亲戚还得这么低调?


“妈,你听我说,那边儿客车坐着可遭罪了。我倒是没啥,可是您和我爹有好车不坐,坐客车过去,多难受……”


噗!


碰!


“卧槽!胎爆了!”


正这么说着,李宪就感觉屁股底下一震。


前边开车的周勇大骂了一句。


因为栽了一家子,这一路虽然路况还凑合,车倒是开的不快。


也亏得这了,感觉前胎爆了,周勇立刻扶正方向盘,快速点踩刹车。


也亏得这台奔驰600是个四驱,车子吱吱吱在马路上滑行了足足一百多米之后,有惊无险的停在了路边。


“周勇,怎么开车的你是?出门的时候没检查?”


刚才一下子,把邹妮和李友的脸都吓绿了。待车停稳,李宪扶着脑袋磕了前座的邹妮,怒从胆边生。


“大哥,我冤枉啊我!来的时候就怕天热爆胎,我特地去修理铺整了胎压,里里外外查了一遍没问题才开出来的!”


“那特么还爆?”李宪也是吓坏了。


现在他们的位置,差不多在荷北和山东的交界处。马路虽然是建在平原之上,可在停车这地方,左边儿就是个大河沟。这要是一不小心栽下去,那可真是万事皆休了!


正当他质问周勇之时,路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几个汉子,为首的一个,轻轻敲了敲车窗。


“大兄弟,这胎咋还爆咧?你们也是烧了高香,前边五六百米就是俺家修理铺,能不能往前凑合凑合咧?俺给你扎古(修)扎古?”


隔着车窗,李宪就看到那汉子笑的贼特么憨厚。


颇有一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孔圣人味儿。


(ps:剧情需要,绝对没有地域黑的意思。山东老乡们儿请不要diss。)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说推荐:超品相师斗罗大陆纵横三国的铁血骑兵最强医圣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动力之王神仙计划生育剑诀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厉害了我的原始人